香港館

現在他們到哪兒去了?
變成一個分水給陌生人喝的人
變成一個為信仰而停止進食的人
變成一個含着眼淚勸告武警的人
變成一個為朋友擋去子彈的人

——也斯《靜物》

文藝館

他們的血,停在那裡
我們的血,驟然流著。
哦,是他們的血靜靜地流在我們身上
而我們的血必須替他們洶涌。

——孟浪《紀念》

媒體館

一部分留在那年的我也已長大
儘管長成了一個被攔截的網址
但學會了翻牆翻柵欄
翻閲歷史的沉冤

——嚴力《悲哀也該成人了》

人物館

現在,我也拿一小團光出來
沒什麼謙虛的
我的光也足夠的亮。

——王小妮《我的光》

空間館

巴黎,你瘋了,我還活著。
在中國找不到中國,
就像在巴黎找不到巴黎
但是在1989年我找到了1789年的雨。

——老木《錄鬼簿》

時間館

風在耳邊說,六月
六月是張黑名單
我提前離席

請注意告別方式
那些詞的嘆息

——北島《六月》